毛澤東詩詞中的古往今來:浸透着曆史智慧
發表時間:2019-07-19 來源:學習時報
字體:[大] [中] [小] [打印] [關閉]

  1963年12月,由毛澤東親自編定的《毛主席詩詞》出版,山東大學教授高亨填詞《水調歌頭》予以點評,“掌上千秋史”一句高度凝練了這本詩集的曆史蘊涵。毛澤東詩詞縱覽天下風雲,俯瞰曆史興衰,感受時光飛逝,把握時代潮流,反映了毛澤東的曆史觀和人生觀,浸透着曆史智慧,洋溢着壯志豪情。

 

  縱覽:一從大地起風雷

  毛澤東在撫今追昔、抒發感慨時,雖是寥寥數語,卻包含無窮曆史意蘊。“名世于今五百年,諸公碌碌皆馀子”,著名人物出現至今已有500年,當今權貴卻平庸無能,他要“糞土當年萬戶侯”。“喚起工農千百萬,同心幹,不周山下紅旗亂”,在反“圍剿”的炮火硝煙中,他想起洪荒時代共工頭觸不周山的神話。“九嶷山上白雲飛,帝子乘風下翠微”,他在品味自然風物時,遙想起娥皇女英痛悼舜帝投江而成湘妃的遠古傳說。“往事越千年”,暢遊北戴河時,他與曹操進行心靈對話。“閱盡人間春色”“千秋功罪,誰人曾與評說”,面對巍巍昆侖,他回溯風雲詭谲的社會發展史。“一從大地起風雷,便有精生白骨堆”,評論紹劇《孫悟空三打白骨精》,他聯想到正邪交鋒的漫長曆史。

  毛澤東在“湘江北去”“茫茫九派流中國”的似水流年中回望曆史。他在“黃鶴知何去,剩有遊人處”“天生一個仙人洞”的自然演化中把握曆史。他在“飲茶粵海未能忘”“索句渝州葉正黃”的季節更替中感觸曆史。《賀新郎·讀史》區區115個字,縱論中國曆史,風骨雄健。紅軍長征波瀾壯闊,《七律·長征》僅用56個字,是一篇氣吞山河的英雄史詩。毛澤東叙述曆史的春秋筆法,恰如劉勰《文心雕龍》所說“思接千載”,把曆史長河寫得律動跳躍,靈動傳神,凸顯出大國氣派和偉人氣度。

 

  評點:有多少風流人物

  “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。”《沁園春·雪》以“惜”字為統領,列舉秦始皇、漢武帝、唐太宗、宋太祖和成吉思汗,他們隻有武功,卻不善文治。毛澤東曾因“百代多行秦政法”而“勸君少罵秦始皇”,但他堅信“俱往矣,數風流人物,還看今朝”,封建帝王終歸是過眼雲煙。

  以人為鏡,可以明得失。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後,毛澤東一反古代兵書“窮寇勿追”之說,反思項羽兵敗自刎的沉痛教訓,号召“宜将剩勇追窮寇,不可沽名學霸王”,誓将革命進行到底。“艾蕭太盛椒蘭少,一躍沖向萬裡濤”,毛澤東對遭讒去職、憤然投江的屈原充滿敬仰。“孤鴻铩羽悲鳴镝,萬馬齊喑叫一聲”,他對敢于直谏的“中唐俊偉”劉蕡大加贊賞。“賈生才調世無倫”“少年倜傥廊廟才”,毛澤東既肯定賈誼“胸羅文章兵百萬,膽照華國樹千台”的經國偉略,又對他“梁王堕馬尋常事,何用哀傷付一生”的迂腐至極而深感惋惜。

  柳亞子曾贊揚毛澤東“推翻曆史三千載,自鑄雄奇瑰麗詞”。毛澤東評價古人,從不人雲亦雲,多有獨到創見,閃耀着曆史唯物主義的理性光輝。“魏武揮鞭,東臨碣石有遺篇”,曹操一直被貶為“曠世奸雄”,毛澤東卻認為他“這個人很了不起”,“曹操的詩,氣魄雄偉,慷慨悲涼,是真男子,大手筆”,極力主張為他翻案。“五帝三皇神聖事,騙了無涯過客”,他推翻定論,重評曆史,頌揚“盜跖莊蹻流譽後,更陳王奮起揮黃钺”,認為起義英雄是創造曆史的真正“風流人物”。

 

  對比:天翻地覆慨而慷

  “東海有島夷,北山盡仇怨”“五月七日,民國奇恥”“地主重重壓迫,農民個個同仇”“風雲突變,軍閥重開戰”“遍地哀鴻滿城血”“長夜難明赤縣天,百年魔怪舞翩跹,人民五億不團圓”,近代中國,中華民族苦難深重。毛澤東胸懷改造中國與世界的宏大抱負,“為有犧牲多壯志,敢教日月換新天”。他始終以理想中的“新天”為參照,去審視曆史,去解讀現實,去評判世界,并由此而引發或褒或貶的情感态度。

  “當年鏖戰急,彈洞前村壁。裝點此關山,今朝更好看”,革命戰争的洗禮,使根據地的河山變得更加壯美。“虎踞龍盤今勝昔,天翻地覆慨而慷”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間正道是滄桑”,南京解放預示着中國革命勝利在望。“一唱雄雞天下白,萬方樂奏有于阗,詩人興會更無前”“顔斶齊王各命前,多年矛盾廓無邊,而今一掃紀新元”“蕭瑟秋風今又是,換了人間”,新中國的橫空出世,使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,“忽報人間曾伏虎,淚飛頓作傾盆雨”。

  “江山如畫,古代曾雲海綠。”鬥轉星移,曆史在前進,中國在發展,“年年後浪推前浪,江草江花處處鮮”。“綠水青山枉自多,華佗無奈小蟲何!千村薜荔人遺矢,萬戶蕭疏鬼唱歌。”血吸蟲病曾經橫行肆虐,毛澤東感情抑郁,語氣哽咽。“紅雨随心翻作浪,青山着意化為橋”,中國人民在黨的領導下,戰天鬥地,驅逐瘟神。“一橋飛架南北,天塹變通途”“更立西江石壁,截斷巫山雲雨,高峽出平湖”“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煙”,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如火如荼。“我欲因之夢寥廓,芙蓉國裡盡朝晖”,毛澤東為此歡欣鼓舞,而“神女應無恙”也勢必“當驚世界殊”。他“重上井岡山,千裡來尋故地”,喜看“舊貌變新顔”“人間變了,似天淵翻覆”,毛澤東“猶記當時烽火裡,九死一生如昨”,感慨萬千,詩思泉湧。

  毛澤東重視社會的變遷,也關注人的成長變化。“昨天文小姐,今日武将軍”,毛澤東對作家丁玲奔赴前線、體驗戰鬥生活高度贊賞。“中華兒女多奇志,不愛紅裝愛武裝”,毛澤東為一代新人在成長而深感欣慰。霓虹燈下的哨兵“為人民,幾十年。拒腐蝕,永不沾”,他欣然寫下《雜言詩·八連頌》。

 

  惜時:人生易老天難老

  毛澤東詩詞是中國革命和建設曆程的壯麗畫卷,是他的人生足迹和心路曆程的生動寫照。毛澤東一生都在研讀曆史、評說曆史、借鑒曆史,他也在用奮鬥人生體驗曆史、感悟曆史、改寫曆史、創造曆史。他的每首作品,都有鮮明的時間印迹。“攜來百侶曾遊,憶往昔峥嵘歲月稠”“曾記否,到中流擊水”“早已森嚴壁壘”“當年鏖戰急”“東方欲曉,莫道君行早”“風雨送春歸,飛雪迎春到”“久有淩雲志”“又來南國踏芳枝”,毛澤東對人生歲月的感知細膩精到,呈現出一種激越、堅毅、豪邁、務實的人格精神。

  “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!”曆史在時間長河中流淌。“别夢依稀咒逝川”,一個“咒”字,道出了毛澤東對時光飛逝的極度敏感。“三十一年還舊國”“卅年仍到赫曦台”“故園三十二年前”“三十八年過去,彈指一揮間”“彈指三十八年”,他時常有歲月如梭之感。毛澤東有過“莫歎韶華容易逝”“踏遍青山人未老”的慷慨激越,但時間無涯,人生有涯,也不免使他形成“人生易老天難老”的生命意識。“多少事,從來急,天地轉,光陰迫。一萬年太久,隻争朝夕”,毛澤東從未因人生短暫而消極悲觀,他“自信人生二百年,會當水擊三千裡”,挑戰性格促使他不斷升騰起時不我待的緊迫感,表現出強烈的“及時”意念。“雪裡行軍情更迫”“直指武夷山下”“席卷江西直搗湘和鄂”“快馬加鞭未下鞍”“躍上蔥茏四百旋”“黃洋界上,車子飛如躍”“飛上南天奇嶽”,這些詩句把毛澤東的時不我待的急切心理表現得淋漓盡緻。他有“敵軍圍困萬千重,我自巋然不動”“亂雲飛渡仍從容”的戰略定力,但在具體行動上又異常迅速果敢,雷厲風行。

  “永訣從今始”“今朝霜重東門路”“今日向何方”“今日長纓在手”“蕭瑟秋風今又是”“今日得寬馀”“今日歡呼孫大聖”“君今不幸離人世”,毛澤東特别注重對“今”的把握,使“今”成為毛澤東詩詞中的高頻詞之一。“鲲鵬擊浪從茲始”“揮手從茲去”“而今邁步從頭越”“而今我謂昆侖”,隻有抓住現在,才能擁有未來,必須以“隻争朝夕”的精神,去從事偉大的鬥争與實踐。毛澤東這樣激勵自己,也這樣激勵後人。

網站編輯:趙丹陽

友情鍊接

http://m.juhua246457.cn|http://wap.juhua246457.cn|http://www.juhua246457.cn||http://juhua246457.cn